大学竞逐ESI会扭曲学科生态

ESI是一项以文献计量学方法展示一些学科发展水平的指标,近年来相关部门将其作为评价学科和科研绩效的依据,与分配资源挂钩,由此导致大学把ESI指标当成目标,出现了一系列功利性“应试”倾向,甚至刻意寻找指标的漏洞进行功利性“刷题”,不仅背离了这一指标本来的意义,而且也会扭曲高校的学科生态。本文进行的解析具有一定的价值与意义,特与读者分享。

打造符合国情的大学评价指标体系

其次,引用上的漏洞以及某些学科的误差。理论上说,论文引用的数量越多,质量越高,论文的引用情况不是作者自己说了算。但这在ESI里面却有“空子”可钻,因为ESI本身并不区分是自引还是他引,这就为“刷”引用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同时,ESI在计算机等学科上的误差也比较大,这是因为计算机最新的工作通常是先发在会议论文集上,而ESI是基于 SCI计算的,基本不包括会议文献,这就使得关于计算机学科的统计很难准确。尤其需要注意的是,ESI的前1%并不是指前100名。这是个很大的误区,因为很多学科的研究机构基数都很大,比如在临床医学学科就有超过4000家进入前1%,按照这个数字看,即便进了前1%,距离真正成为“一流”还差得太远。

第一,打造符合中国高等教育实际要求的评价指标。要实现科学评价,就要有适宜完善的指标体系。既然我们当前受制于ESI、SCI等指标的不完善不适宜,国家应从长远考虑打造符合中国国情的科研指标。有学生才可以称之为大学,要把人才培养质量放在评价指标体系的首位,在评估中把“培养过程质量”“在校生质量”和“毕业生质量”作为评价的主要指标,把大学是如何提高在校学生的内生学习动力作为主要考核,这是中国高等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二,导致人文与工程类特色学科衰落。在ESI的22个学科中,涉及到人文学科仅有两个,经济学与商学、社会科学总论,这让国内很多文史类学科很难与其对应计入,导致那些以人文学科为主的大学很“受伤”,在各项排名中迅速跌落,陷入了不被重视,资源逐步缩减的尴尬境地中;同时,拥有地质、矿业、电力、石油等特色学科的大学,也存在类似的困顿与问题。长此以往,必然导致人文与工程类特色学科衰落,对中国的学科整体发展造成不可逆的重大损失。

最后,ESI不能全面反映中国高校的任务和功能。中国高校的根本任务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等功能,但ESI排名的依据是论文相关数据,只是其一,在高校的其他功能没有统一、可比的指标的情况下,片面强调ESI指标,也必然会背离大学发展的初心,扭曲大学的功能走向另一个极端。

故宫角楼餐厅位于故宫博物院的出口神武门外,白天供应各种简餐。该餐厅不属于故宫门票覆盖区域,无论是否游玩故宫,都可以在这里用餐。2019年3月,故宫角楼餐厅曾因供应火锅引发争议,尽管官方后来解释该火锅是使用电磁锅而非炭火锅,但火锅供应仍然被叫停。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对于每天的接待量,工作人员表示,初步计划是中午和晚上都可以预定,但是考虑到保证菜品质量,接待的数量肯定不会太大。

重视ESI没有错,但简单以ESI作为唯一或者核心评价的尺子就错了。比如东部某省规定,如果ESI前1‰就是省级双一流,2‰就不是了。这种唯ESI导向会严重扭曲、误导科研发展。

ESI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国内高校进行学科发展的热情,一些高校也由此取得了较为亮丽的数据。根据软科统计自2016年9月到2019年9月三年间的数据,中国高校入围ESI前1%、1‰、1 的学科数均显著增加。以前1%学科为例,从绝对数量上来看,中国高校每年新增学科数过百。2016年9月中国高校的入围总数为745个,到2017年9月增加了121个达到866个,2018年继续增加达到971个,而在2019年9月达到了1138个,三年累计增加了52.8%。

ESI原本只是一项揭示学科发展水平、趋势与热点的指标之一,有其自身的价值与意义。但自从2010年前后这一指标成为我国科研评价的新宠儿,ESI在国内的价值与意义开始变味儿。

在土耳其期间,阿德里安代表特拉布宗体育参加过欧洲冠军杯联赛、欧洲联盟杯。2017/2018赛季,阿德里安帮助悉尼FC夺得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常规赛冠军和澳大利亚足总杯冠军,被评为澳超联赛最有价值球员。同时阿德里安曾多次入选波兰国家队,曾代表波兰国家队出战过2012年欧洲杯。

对于ESI,我们要立场鲜明地反对唯ESI,但并不等于不用,而是科学合理地利用,这需要我们对ESI有更为全面的认知,尤其是要结合中国的国情与发展需要。

第四,加强新技术在评价体系中的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各种新技术能为评价体系的完善提供有力的支撑。要充分利用公开的数据资料,计入一定的评价权重,通过关联数据的智能处理,评价系统可以获得一个相对真实的科研水平和发展全景,全面反映教学与科研的各个维度,而不仅仅是论文数量的统计。

协议规定,在未来15年内,伊朗不得生产浓度超过3.67%的浓缩铀、不得建造生产钚所必需的重水反应堆或是对现有反应堆的燃料进行再处理;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开展经常性现场核查,以确保伊朗遵守该协议等等。

踏入古都探寻悠悠历史

吴庆琳说,传统文化除了传承,也需要创新。“近年来,传统文化的传播很接地气,也有了许多开放和创新的形式。这也是能够走入孩子心里的原因之一。”因此,上海江宁学校还布置了一项自选寒假作业,除了要求学生阅读有关故宫的故事,还要“为故宫600年设计一份纪念礼品”,这份礼物可以是一套纪念邮票、一幅海报、一个编程的创意摆件,也可以是你自编自创的一首歌。

中国高校的学科整体发展能够取得这样的数据让人欣慰,但与世界顶尖高校依然差距明显。以哈佛大学为例,其入围ESI前1 学科数为8个,这一数字是中国所有高校入围数的总和,同时中国高校空间科学前1%学科数仍未破零。

科技评价分类要针对科技活动人员、创新团队、平台基地、科研项目等不同对象,鼓励科技人员在不同领域、不同岗位做出特色,追求卓越。如可以按照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转移、成果转化等不同工作的特点,分别建立涵盖科研诚信、创新质量、学术贡献、人才培养、科学普及与开放共享等评价维度,形成更为科学合理的评价体系。

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简称ESI)是科睿唯安公司基于SCI(科学引文索引)和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所收录的全球11000多种学术期刊的1000多万条文献记录而建立的计量分析数据库,通过对数据库中近10年的数据进行统计,按照其划分的22个学科领域,通过科研的生产力、影响力、创新力和发展力四个一级指标以及论文数、论文被引频次、论文篇均被引频次、高被引论文、热点论文、前沿论文等二级指标,从各个角度对国家/地区科研水平、机构学术声誉、科学家学术影响力以及期刊学术水平进行全面衡量,按被引频次的高低确定出衡量研究绩效的阈值,给出居世界前1%、1‰等数据区域的研究机构、科学家、研究论文的排名等。

评价一个学科的实力,是一个多维度、多层次的复杂问题。ESI通过文献计量方法对学科排名作为统一尺度下的学科发展参考无可非议,但它提供的仅仅是一个相对客观的维度,而且ESI是以SCI等指标为基础的,因此它不但传承了SCI的特性,也有自己独特的问题。

当小工匠感受时尚非遗

应该说,对高校、学者的评价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原则上定性与定量结合评价会更适合,但其中很多难题都是“硬骨头”,需要通过建设中国特色的科研评价体系来逐步解决,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完善科研以及高校的评估和考核机制,鼓励正确的科研观、学术观,着眼长远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减少管理对量化指标的过度依赖。以下思路可作参考:

前不久,被称为“最懂年轻人”的B站跨年晚会上,几曲古风表演曲目广受好评。年轻人越来越推崇“中国风”,正成为一种新风潮。这从近几年来大热的《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传统文化类节目也可见一斑。“现在的孩子们喜欢看《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古装电视剧,也爱看《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历史那些事》这样的人文历史色彩浓重的纪录片。”江宁学校校长吴庆琳说,这几年,传统文化教育正“燃”起人们的文化自信,越来越多的孩子愿意亲近中国文化。“春节是承载中华文明的标志性文化符号。孩子们乐意对民俗文化做研究,愿意去走访历史,这是一件好事。说明他们对自己国家的文化产生了认同感。”

普陀区朝春中心小学的学生正在准备春联和福字,还将跟随“知心老师”前往学校对口的源园、北梅园等8个居委,与居委干部一起贴春联和福字,热热闹闹迎接2020庚子鼠年的到来。副校长崔雯说,书法是该校的特色,而在红纸上书写春联是最传统的年俗方式。“明天是‘大寒’节气,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节,但是,写春联、贴福字却是一项热闹、喜气的活动。无论孩子的笔法是娴熟还是略显稚嫩,每个人写下的每一笔都是专注认真的,怀惴着对新的一年美好的祝愿。”

第三,导致教授只关心科研。对高校的教授来说,教学、科研与公共服务向来是最基础的三大任务,特别是前两项“一岗双责”在海外一流大学都是基本要求,他们既要做好科研,取得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又要搞好教学,培养出优秀的学生。但ESI的指标是论文导向,高校为了迎合指标只能在资源配置上想办法,将论文的数量和质量与岗位、薪酬、职称、帽子、升迁等切身利益密切相关,与此泾渭分明的是,教学不但与切身利益关系不大,甚至很难量化和评价。在精力分配的二八原则下,自然出现了搞科研“龙马精神”搞教学“稀松平常”的倒挂乱象,这也是建设一流本科亟待解决的问题。

另外,作为回报,如果伊朗切实可信地遵守协议规定的各项义务,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安理会将解除对伊朗的制裁。(李思佳)

第二,加强第三方评价体系建设。在世界高等教育强国的评价体系中,第三方评价体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国有必要培养一批相对稳定的高水平社会咨询评价机构,承担具体的评价活动。建立凡是由政府出资的项目,皆由第三方机构负责评价、相关部门负责监督并严格准入退出的第三方评价体系,对于打造更加合理的评价体系至关重要。

首先,ESI划分的学科与中国学科不“兼容”。我国当前有13个一级学科以及100余个二级学科,ESI划分的22个学科相当于大类,与国内的这些学科无法完全匹配,这样必然造成学科排名很难直接对应。以ESI“工程学科”为例,它其实囊括了国内信息工程、机电工程、自动化、建筑工程、环境工程等诸多二级学科,假设某个工科强校的ESI“工程学科”是全球的前1%,你其实搞不清楚它到底是哪个二级学科比较强。在如此粗放的学科划分下,划入同一领域的刊物,其性质、关注的方向有时差异很大。

15日晚,重庆斯威队还宣布引进1992年出生的巴西球员马塞洛·西里诺。马塞洛·西里诺曾在巴西联赛效力多年的边锋,并在2013年荣膺当年巴西足球甲级联赛最佳新人奖。

除了传统的民俗活动,今年普陀区青少年活动中心还推出了“今非昔比——非遗也时尚”的活动。这两天,学生们正陆续走访灯彩、海派花艺、蛋彩画、海派瓷刻等八大非遗创人,与民俗大师面对面。他们不仅要学着欣赏非遗作品,还要跟着大师当一回小“工匠”,创作属于自己的非遗作品。在“海派花艺”非遗传承人项一鸣工作室里,鲜花和卡通卡车搭配,变得妙趣横生。学生们纷纷表示,与非遗零距离接触后发现,传统文化并不是“老古董”,而是被赋予了时代元素,变得时尚又有趣。

第一,导致学科从自然生长到“拔苗助长”。高校学科的发展逻辑首先应立足于本校实际,根据国家发展战略要求和科学发展趋势、学科关联、地方政府需要等情况进行“自然”的树状成长,但从提升ESI排名的角度看,如果一所高校没有ESI指标体系中的学科就会很吃亏。此外,ESI体系中的学科也有容易发论文和不易发论文的区别,很多高校掀起开办医学院、农学院、材料学院的热潮,不过是要占上容易发论文的ESI学科的“一亩三分地”而已,地方政府基于ESI指标的重视所进行的经费拨付导向更是对此推波助澜。

报道称,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2019年12月,伊朗也开始有步骤退出该协议。几天前,伊朗方面宣布,伊朗将不会遵守伊核协议中对其核工作所设下的任何限制,不管是对铀浓缩离心机数量与浓缩能力、铀浓缩程度、以及浓缩铀储备量的限制,还是对伊朗核研发活动的限制。

ESI作为评价指标存在“水土不服”

第三,建设更为合理的分类评价体系。科技评价要充分发挥同行专家的作用,要根据不同类型科技活动特点,建立导向明确、激励约束并重的分类评价标准,营造潜心治学、追求真理的创新文化氛围。要注重科技创新质量和实际贡献,重点突出围绕科学前沿和生产实际需求催生重大成果产出的导向,着力提升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的原始创新能力,关注共性技术的有效供给能力,支撑高质量创新人才培养的能力,服务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需求的能力。

2015年,德国、法国、英国、俄罗斯、美国、中国同伊朗共同签署伊朗核协议。协议中的内容包括,伊朗同意交出所有的中等纯度浓缩铀、98%的低纯度浓缩铀以及大约2/3的气体离心机。

今年年初,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遭美军利用无人机狙杀,此后伊朗军队对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实施了军事报复打击,海湾地区局势日渐升级。

大年初四,飞延安看壶口瀑布;大年初五,转道西安,看兵马俑、陕西历史博物馆、大雁塔、小雁塔、碑林、登城墙;秦腔和皮影戏是不容错过的精彩。浦东新区进才北校初一女生菲菲的“寒假旅行计划”写得满满当当。为了这次的旅行,她还“推”掉了父母出国旅行的计划。“忙完期末考试,我就一直在做行程计划,还在‘恶补’汉唐历史以及和古长安城有关的书,此行最期待的就是陕博的文物。”菲菲告诉记者,她从小就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浓厚的兴趣,擅长画画的她还因为喜欢山海经的故事,画过不少插画。这次她还会带上她的速写本一路画。

工作人员表示,后续会推出年夜饭的菜单,不过饺子肯定会有,同时还会制作一些和故宫的历史相关的菜品。

据重庆斯威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巴西中场费尔南多离队后,球队需要增加边路突击能力。连续敲定两名外援后,西里诺将联手卡尔德克、费尔南迪尼奥以及阿德里安,让球队在前场的冲击力得到保障。

对于还想预定的顾客,工作人员表示只能先记下电话和时间,后续如有空档会再通知。

像菲菲这样喜欢传统文化、爱往古都跑的10后还有不少。世外中学的乐乐早在半年前就和妈妈约定:寒假想去北京看升旗、逛故宫。“2020年是北京故宫的600岁诞辰。从明清两代的皇宫,到今天的故宫博物院,故宫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宫禁地,本身就是一个回味悠长的历史故事。这几年,文创产品也很接地气。”

过度迎合ESI会导致大学学科布局畸形发展

“中国风”刮进孩子心里

我们的一些大学与科研机构对于ESI的痴迷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不但“庖丁解牛”般地分析ESI各项指标,并在此基础上结合本校情况启动内容丰富的ESI学科建设规划,投入的经费动辄以百万计,在手段上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或者真金白银重赏高被引作者,或者直接高薪挖高产论文作者,或者引导学者追逐热点论文,更有甚者不惜通过各种渠道刷高引用率……将建设一流高校变味成追逐一流数据,各种“应试”乱象不断出现,让人触目惊心。

(作者:李志民,系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兼人才发展专委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兼职教授)

2012年ESI指标被纳入教育部第三轮学科评估体系中,其热度扶摇直上。2015年之后的“双一流”建设作为新时代的高等教育发展战略,学科发展是其中重要目标,这与ESI学科排名功能的高度契合,导致高校以及科研人员对这个指标的空前重视。

据中新社报道,记者致电故宫角楼餐厅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证实了预定年夜饭消息,他表示是12日上午发布的,预定时间是从小年夜(1月19日)到正月十五(2月8日),目前已经全部预约满了。但对于价位标准,对方则表示“不清楚”。

客观地说,ESI作为学科评价指标比SCI、EI等指标是有一定进步性的,对中国各高校的学科参考意义也更大。然而,一旦ESI作为目标进入大学评价体系并与资源分配关联,其弊端很快就显露出来了,在学术和科研宏观层面的破坏力甚至比SCI还要大,最重要的是扭曲了高校学科成长的动力、方向和目的,造成了我国学科布局的畸形发展。

此次近7000元的年夜饭被有些网友质疑故宫过度商业化,但也有不少网友认为,结合时间、地段通盘考虑这个价位不算很贵,北京不少高档饭店的年夜饭都比这个价位高。“这地段真不贵,只是高调了。请问是宫女上菜吗?”一位网友的诙谐评论获得了1.4万个赞。

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学术、科技评价体系一直朝着进一步公平公正的方向发展演变,无论是SCI还是ESI都是带着这种良好期望进入评价体系的,但依然摆脱不了“应试”倾向的功利化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