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弃卒保车、抱上招商局大腿……细数和晶科技的资本套路 目前和晶科技的前十大股东有半数都在抛售自己所持的股票,实际控制人陈柏林更已自身难保。)

元旦前,和晶科技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陈柏林与公司第二大股东荆州慧和正在筹划股权转让。若转让成功,荆州慧和将成为和晶科技新的控股股东。

除此之外,管理层也已经纷纷换血成招商局的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毁灭战士:永恒专区

此次入股的荆州慧和控股股东为深圳市招商慧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招商慧合则是招商局资本旗下基金管理公司。

2016年,跟随A股并购大潮,和晶科技斥巨资5.4亿元买下澳润科技。澳润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网络接入和有线电视传输设备、机顶盒,也就是如今财报中的广电通信业务。

实际控制人陈柏林早在去年6月9日就辞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现任董事长冯红涛,董事应会民、卢晓健皆为第二大股东荆州慧和系人马。

2019年上半年,和晶科技智能制造业务营收5亿元左右,总体营收为7.2亿元。最终,支撑和晶科技业绩的依旧是老牌业务,兜兜转转几年,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好景不长,自2017年起,三大运营商推出手机流量不限量套餐后,wifi不再成为家庭必需品;电视机甚至成了摆设,广电行业面临巨大挑战。

2018年年报显示,和晶科技营收12.7亿元,同比下降11.02%;净亏损7.12亿元,同比扩大1027.19%;扣非归母后净亏损7.18亿元,同比扩大2071.4%;经营性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9388.8万元,同比下降413.6%。

但自2014年年初上线以来,幼教平台智慧树已积年亏损。智慧树2015年净亏损超4600万元;2016年净亏损超8000万元;2017年亏损金额扩大到8340万,2018年更是亏到了1.1亿元。

这一场近三年的跨界之旅,最终以暴亏和贱卖结束。

当初,和晶科技买入澳润科技的价格为5.4亿元。而有关此次出售的公告指出,其评估价值为1.18亿元,拟出售价格为1.48亿元。公开挂牌期间,共进行3次挂牌,卖价一再下调,最后不得不以1.2亿元贱卖澳润科技。

2018年4月,和晶与荆州慧和就股份转让达成协议。荆州慧和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而除了官方的优化外,也可以看到之前推荐配置的1440p分辨率选项变成了1080p选项,并且强调GTX 970显卡需将纹理质量设置为“中等”。这可能也是为何新配置需求有所降低的原因之一。

其中,招商慧合旗下管理的国调招商并购基金,已经于去年在教育领域有所布局。2019年中国科培即将上市时,国调招商并购基金成功入股成为其基石投资人。作为新上市的一家公司,如今科培市值便已超越老牌港股企业枫叶教育等。

陈柏林将会把他自己持有的6.57%股份转让给荆州慧和。荆州慧和目前持有和晶科技12%股份,若交易完成,其持股比例将达到18.57%。

营收、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就是2018年末商誉余额较2017年末减少3.7亿元,同比降低66.34%,主要是对上海澳润的合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3.74亿元所致。

回顾往昔,2011年和晶科技在创业板上市,主营业务是生产白色家电智能控制器,也就是如今报表里的智能硬件板块。然而在上市后的三年,其净利润不升反降。单一的家电制造业务增长乏力,急于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武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来,西安已成立联防联控指挥部,指挥部设立办公室、综合协调组、医疗救治组等“一办八组”,制定《西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应急预案》以及医疗救治、疫情防控等工作方案,建立工作机制,研判疫情发展趋势,用“多、快、好”的标准做好防控物资准备,安排部署防控工作。成立市级医疗救治指导专家组和会诊专家组,规范发热门诊制度,加强流感样病例和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监测,加强医疗卫生人员培训,加强健康科普宣传。同时,成立16个督导组,对重点场所防控措施开展全面督导。

实际控制人陈柏林更已自身难保,他因个人债务纠纷于2019年11月27日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出具了《限制消费令》,涉及的执行标的金额为1989.75万元。除此之外,陈柏林已将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质押给荆州慧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

早在2018年起,和晶科技就开始准备寻找“大腿”。

除此之外,董事兼总经理徐宏斌和董事兼副总经理顾群准备在6个月内分别减持不超过135万股(占总股本0.3%)和不超过242万股(占总股本0.54%)的股票。以当时的股价计算,一共可套现约2137万元。徐宏斌也是环宇万维的董事。

据悉,鉴于已出现确诊病例,建议民众减少聚会、旅行,不去或少去人员密集场所,减少近距离接触,做好个人防护。乘坐公交、地铁、火车、航班等全程戴口罩,室内常通风,勤洗手。如有不适,及时就诊,如发热,速到发热门诊就诊。(完)

澳润科技拓展“智慧城市”下的新业务机会,及非广电通讯业务以求业务转型,但整体经营情况在报告期内未能得到实质性改善。

巨款收购后,和晶科技确实迎来了短暂的高光时刻,澳润科技在2015-2017年间的净利润分别为5302.64 万元、1.89亿元、6118万元,即使波动巨大,仍均高于和晶科技所披露的年度净利润总额。也就是说,和晶科技在用澳润科技的收入补贴别的业务板块。和晶科技也因此迎来了业绩暴涨,尤其是2016年;公司营收13.25亿元,同比增长68.39%,扣非净利润暴涨186%。

反过来看环宇万维。和晶科技从2014年9月起,开始向幼教互动平台“智慧树”为主要产品的参股子公司环宇万维增资。

耐心守候下,到了2019年上半年智慧树的经营情况有所好转。净亏损为537.76万元,收窄83.92%。且今年三季报显示,智慧树迎来了首次单季度盈利。

由暴亏和贱卖,给并购失败画上句点

荆州慧和控股股东为深圳市招商慧合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招商慧合则是招商局资本旗下基金管理公司。

在此背景下,今年7月和晶科技决定弃卒保车,拟以1.48亿元出售澳润科技100%股权。

从和晶科技2019年半年报中可看到,如今这家公司的业务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为物联网,一部分为教育;主要应用领域在智能硬件、智慧城市、广电通信、教育信息化等板块。

智慧树目前是国内规模较大的幼教互动平台。早前,和晶科技撤销了与智慧树的业绩对赌协议。2018年初,和晶科技曾宣布拟以7亿元现金对环宇万维进行增资。3个月后,和晶科技将这一增资金额大幅下调到1亿元。截至目前,和晶科技对环宇万维的持股比例为48.57%。

也就是说,陈柏林计划把公司控制权拱手让给招商局国资。

公司存在2.57亿元应收账款,将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并对其中6280万元应收账款提起诉讼;公司将对上海澳润合并商誉和都市鼎点、前海梦创长期股权投资账面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找到“爸爸”后,和晶的高管们也开始套现跑路。

招商局资本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总部设于香港。亦被列为香港四大中资企业之一,实力雄厚。

国资入股,看中了啥?

今年以来,第三大股东张晨阳已减持1194.91万股,比例达2.66%,总套现约7047.5万元。

目前和晶科技的前十大股东有半数都在抛售自己所持的股票。

作为招商局资本的基金管理公司,招商慧合旗下不少基金的重点投资领域便是教育。

算上应收账款、资产减值计提、商誉减值,2018年和晶科技总共计提减值了近7亿元。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招商局入股,看中的似乎还是智慧树。

不过作为掌舵人的袁胜军并不焦虑,“作为一家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用户的获取和培育,都需要持续、长期的投入。期望像很多传统产业一样,投半年就赚钱,那不符合行业规律。”

纵观和晶科技近几年的发展“闹剧”,引入国资似乎成了最好的结局。

2018年年报,为了“业绩洗澡”和晶科技对澳润科技的合并商誉减值计提3.74亿元。但今年上半年,澳润科技不仅没有为公司进账,还亏损了525.1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5.26%。

其中,澳润科技更是与甘肃广电打起了官司。2.4亿元左右的应收账款追不回来,甚至不得不作出计提坏账的准备。

此外,在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人员密集场所进行防控排查。加强市场监管,加强价格检查,对趁机哄抬物价、囤积居奇,提高疫情防治所需用品价格的不法企业和个人坚决予以打击和惩处。目前,西安市有关部门和单位已中止休假,全力投入疫情防控,守护民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和晶科技这几年经营埋下的雷,一夜之间被引爆。